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雅诵的博客

呱呱视频社区--朗诵艺术-风雅诵(310111)

 
 
 

日志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38期 栏目负责:月涵  

2013-09-10 19:04:34|  分类: 【风雅同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38期 栏目负责:月涵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第十一位     央视国际 2003年06月 作者 歌手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里,有一所小学校,因为各方面条件极差,一年内已经陆续走了七八位教师。当村民和孩子们依依不舍地送走第十位教师后,就有人心寒地断言,再不会有第十一位教师能留下来了。

 

  乡里实在派不出人来,后来只好请了一位刚刚毕业等待分配的女大学生来带一段时间课。不知女大学生当初是出于好奇或是其它什么原因,总之,很快和孩子们融洽地生活在一起。

 

  三个月后,女大学生的分配通知到了,孩子们只好像以往十次那样去送这位代课教师。谁知,无法预料的情形发生了。那天,在代课教师含泪走下山坡的那一瞬间,背后突然意外地传来她第一节课教给孩子们的古诗:

 

  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那背诵的声音久久回荡,年轻的带课教师回头望去,二十几个孩子齐刷刷地跪在高高的山坡,没有谁能受得起那天地为之动容的一跪。孩子们目光中蕴含的情感,顷刻间让她明白,那是孩子对知识的渴望和纯真而无奈的挽留啊!代课教师的脚步凝滞了,她重新把行李扛回小学校,她成了第十一位老师。往后的日子,她从这所小学校里送了一批又一批孩子,去读初中、高中、大学……这一留就是整整二十年。

  

   我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正是女教师患病被送往北京治疗的期间。我一直想去探望她,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成行。我终究没能见到这位乡村女教师。当我终于有机会来到这所小学时,已有一位男老师来接她的班。新来的教师对我说,她患了绝症,从北京回来的只是她的骨灰。我看到她的骨灰装在一个红色的木匣子里,上面没有照片。

 

  临行时,这位男教师还告诉我,这所学校,没有第十二位教师的说法,无论以后谁来接班,永远都是第十一位,这是所有能在这里工作的教师的光荣。他说,还有,就是这所小学校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是什么?他没有立即告诉我,当时,他只是微笑着对我说:明天早晨你就会知道。

 

  第二天,我早早从距小学校几里远的乡村招待所起来,刚刚爬到院墙外,那座高高的山坡,就远远听到白居易的那首熟悉的诗句:

 

  离离原上草,

 

  一岁一枯荣。

 

  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我想起,今天是新生开学的第一课。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38期 栏目负责:月涵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每一棵草都会开花  丁立梅

 

回乡下,跟母亲一起到地里,惊奇地发现,一种叫牛耳朵的草,开了细小的黄花。那些小小的花,羞涩地藏在叶间,不细看,还真看不出。

我问:“怎么草也开花?”

母亲笑着扫过一眼来,淡淡地说:“每一棵草,都会开花的。”

 我愣住,细想,还真是这样。蒲公英开花是众所周知的,开成白白的绒球球,轻轻一吹,满天飞花。狗尾巴草开的花,就像一条狗尾巴,若成片,是再美不过的风景。蒿子开花,是大团大团的……就没见过不开花的草。

曾教过一个学生,很不出众的一个孩子,皮肤黑黑的,还有些耳聋。因不怎么听见声音,他总是竭力张着他的耳朵,微向前伸了头,做出努力倾听的样子。这样的孩子,成绩自然好不了,所有的学科竞赛,他都是被忽略的一个。甚至,学期大考时,他的分数,也不被计入班级总分。所有人都把他当残疾,可有,可无。

他的父亲,一个皮肤同样黝黑的中年人,常到学校来看他,站在教室外。他回头看看窗外的父亲,也不出去,只送出一个笑容。那笑容灿烂得像盛开的野菊花,有大把阳光藏在里头。我很好奇他绽放出那样的笑,问他,为什么不出去跟父亲说话?他回我,爸爸知道我很努力的。我轻轻叹一口气,在心里。有些感动,又有些感伤。并不认为他的努力可以改变什么。

学期要结束的时候,学校组织学生手工竞赛,是要到省里比赛的,这关系到学校的声誉。平素的劳技课,都被充公上了语文、数学,学生们的手工水平,实在有限,收上去的作品,很令人失望。这时,却爆出冷门,有孩子送去手工泥娃娃一组,十个。每个泥娃娃,都各具情态,或嬉笑或遐想,活泼、纯真、美好,让人惊叹。作品报到省里,顺利夺得特等奖。全省的特等奖,只设了一名,其轰动效应,可想而知。

学校开大会表彰这个做出泥娃娃的孩子。热烈的掌声中,走上台的,竟是黑黑的他——那个耳聋的孩子。或许是第一次站到这样的台上,他神情很是局促不安,只是低了头,羞涩地笑。让他谈获奖体会,他嗫嚅半天,说:“我想,只要我努力,我总会做成一件事的。”

刹那间,台下一片静。

从此面对学生,我再不敢轻易看轻他们中任何一个。他们就如同乡间的那些草,每棵草都有自己的花期。哪怕是最不起眼的牛耳朵,也会把黄的花藏在叶间,开得细小而执着。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38期 栏目负责:月涵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大山中的老师       佚名

老师在火场中狂奔着往返,她把十几个孩子一个一个地抱离了火场,此时的我,除了恐惧就是哭泣,当屋里就剩下我和另外一位小女孩的时候,我的哭泣甚至比凶猛的火势还要嚣张。也许,就是这嚣张的哭声,让我占据了最后一个生的机会。

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老师一把把我抱起来的时候对我说:“孩子,别哭,老师不会丢下你的。”

当老师最后一次冲进着火的茅草屋,大伙呼啸着吞没了我们的学校,吞没了老师的背影,吞没了火海中最后一声哭泣。

茅草屋轰然倒塌了!我和所有活下来的孩子都惊呆了。

那个时候的我们,还不能理解生和死的距离,但是,我们都清楚地记得,那个和我在火海中手拉着手,那个我们班上最小的女同学,那个和老师同时葬身火海的女孩,是老师唯一的女儿!

二十年过去了,每逢到清明时节,我和当年的许多同学,都会在老师和他女儿坟前,放下一束束的山花,我会对老师说:“对于过去,我永远都没有机会说抱歉或者感激了,但是,老师,我向您发誓,无论多么苦,多么难,我都不会离开这片大山,这座学校好这群孩子。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