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雅诵的博客

呱呱视频社区--朗诵艺术-风雅诵(310111)

 
 
 

日志

 
 

【风雅诵·学员交流】第二期 4月10日 风雨和清荷  

2012-04-10 16:02:15|  分类: 【学员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雅诵·学员交流】第二期 4月10日 风雨和清荷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风雅诵·学员交流】第二期 4月10日 风雨和清荷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一米的风景 
作者  纸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想过么

有一天只能坐着的生活

我没想过

一次意外就让脚步变成身后长长的车辙

你放弃过么

当命运在这里要转折

我尝试过

可那一刻你泪光里的执着击退我软弱

你想过么

面前沟壑像天堑qian4难跨过

我没想过

一级台阶竟是天堂和地狱最清晰的分隔gé

你放弃过么

当黑夜里一个人寂寞

我尝试过

可流尽泪水我还是选择让精神坚强地站立着

泪润湿眼窝

当身体被疼痛折磨

汗不停滴落

每一次站立都在超越自我

疲惫时我对自己说

脚步蹒跚没什么

流血流汗不退缩

你我都在为梦想坚持着

终有一天

我们要站在山顶并肩看日出日落

要让爱我的人都知道

一米高的视线看出去

一样可以

景如画 风如歌

秋天的怀念

                              史铁生

双腿瘫痪后,我的脾气变的暴怒无常。望着望着天上北归的雁阵,我会突然把面前的玻璃砸碎;听着听着李谷一甜美的歌声,我会猛地把手边的东西摔向四周的墙壁。这时,母亲就悄悄地躲出去,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听着我是动静。当一切恢复沉寂,她又悄悄地进来,眼边红红的,看着我。“听说北海的花儿都开了,我推着你去走走。”她总是这么说。母亲喜欢花,可自从我的腿瘫痪后,她侍弄的那些花都死了。“不,我不去!”我狠命的捶打这两条可恨的腿,喊着:“我可活什么劲!”母亲扑过来抓住我的手,忍住哭声说:“咱娘俩在一块,好好儿活,好好儿活……”

可我却一直都不知道,她的病已经到了那步田地。后来妹妹告诉我,她经常肝疼得整宿翻来覆去的睡不了觉。

那天我又独自坐在屋里,看着窗外的树叶“刷刷啦啦”的飘落。母亲进来了,挡在窗前:“北海的菊花开了,我推你去看看吧。”她憔悴的脸上显出央求般的神色。“什么时候?”“你要是愿意,就明天?”她说。我的回答已经让她喜出望外了,。“好吧,就明天。”我说。她高兴的一会儿坐下,一会站起来:“那就赶紧准备准备。”“唉呀,烦不烦?几步路,有什么好准备的!”她也笑了,坐在我的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看完菊花,咱们去‘仿膳’,你小时候最爱吃那儿的豌豆黄儿。还记得那回我带你去北海吗?你偏说那杨树花是毛毛虫,跑着,一脚踩扁一个……”她忽然不说了。对于“跑”和“踩”一类的字眼她比我还敏感。她又悄悄地出去了。

她出去了,就再也没回来。

邻居把她抬上车时,她还在大口大口地吐着鲜血。我没想到她已经病成那样。看着三轮车远去,也决没有想到那竟是永远的诀别。

邻居的小伙子背着我去看她的时候,她正艰难地呼吸着,像她艰难的一生。别人告诉我,她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

又是秋天,妹妹推着我去北海看了菊花。黄色的花淡雅,白色的花高洁,紫红色的花热烈而深沉,活泼洒洒,秋风中正开得烂漫。我懂得母亲没有说完的话,妹妹也懂。我俩在一块儿,好好儿活……

走西口

碑林路人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实在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
  送哥送到大路口
  哥哥你走西口
  小妹妹送你走
  有几句知心的话
  哥哥你记心头
  走路你走大路
  不要走小路
  大路上的人儿稠
  小路上有贼寇

  一首苍凉而忧伤的调子,从远古传来,穿过逶迤起伏的高原,穿过沟沟峁峁的黄土坡,合着黄河水的呜咽传唱了百年。

  一种淳朴的思念和牵挂用最原始的歌谣从毛眼眼的妹子口唇里唱了出来,那份痴情,那份期盼,那从心底发出的真真切切的无奈与失落扯的人的心生生的痛。

  每当听见这首歌,我仿佛就看见荒凉的古道旁,牵着毛驴的后生一步一回头的恋恋不舍,我仿佛就听见站在高山上撩哥哥的妹妹,至死也要把哥哥随的心声。

  走西口,一首凄婉而缠绵的民歌,寄托着黄土高原上人们渴望美好生活的希望,承载着两百年来荒凉的土地上,一代又一代背井离乡的汉子们沉重的思念。

  《走西口》,一首从心底流淌出来的歌谣,那里是歌,那里是曲,分明是穷苦日子里一种无奈的倾诉,是人性中至真至纯的情感最原始的流露。

  穷人才会走西口,再舍不得妹子,也得咬着牙往西走。古道口,四月天,不见艳阳只见沙,风沙吹蚀着妹子俊秀的脸,吹疼了哥哥思乡恋家的心。

  呜咽的黄河水,知道女人们心中那份苦苦的期盼。总可以看见古道边,挎着篮子的女子在张望,望穿了双眼,望白了双鬓。苦苦的荞麦花开了一茬又一茬,走西口的哥哥啊,泪蛋蛋泡在沙蒿蒿里,什么时候才能看见你转回乡的身影?

  大风挟着黄沙刮过黄土塬,刮不散的是妹妹婉转的歌谣,奔腾的黄河水流过沟沟峁峁的山梁,带不走的是早已根植于心的旋律。

  一首民歌竟凝结着一个民族一段厚重的历史,一段歌谣竟包含着成千上万人生死离别的命运。

  望眼欲穿的妹子站在崖畔畔上唱着凄婉哀怨的《走西口》,盼着哥哥早回头;

  颠沛流离的哥哥在走西口的路上,留下了一路的思念,一路的歌;

  《走西口》走过黄土高原荒凉的土地,走过一代代黄河人苦难而遥远的记忆……

 

红尘隐

胥智慧

  是为了避雨才走进寺庙的,日子在悠闲中已入秋。踏进槛内的那一瞬,我回首看了来时的那座青石小桥,桥的对岸已是昨天。这桥有着云烟般的名字,它沉睡着,也许只有在雨中才会苏醒。

  这个时候,离红尘很远。飘渺的烟雾载着云梦般的世事远去,无影亦无痕。烧香的人带着一颗很窄的心来了,在匆忙间,将灵魂藏在某个有莲花的角落,又飘忽的离去。

  梵音是永不停止的,千百年来,只有端坐在大雄宝殿前的那两株梧桐才能深悟它的空灵吧。有许多僧者的一生,都是在沉默中度过。他们从前世逃离到今生,又怀着清澈明净的心去赴来世的约定。在青灯古佛下,一次次告诉自己, 了却孽缘情债,去相信世间的因果轮回。

  我的思绪被钟鼓声催醒,天色已近黄昏,该是他们诵晚课的时间了。我没有像往常一样跪在蒲团上倾听,同他们一起朝拜庄严慈悲的佛主,那些经文似乎早在千年前就已听过。今生,我也想过要做个淡远超脱的隐者,幻化一身的仙风道骨,归卧深山古刹去栽种菩提。可我有着风湿般的寂寥与俗忧俗虑,无法忘却过往,也无法不去怀想将来。于是,我感动世人感动的一切,安心做个凡尘中的女子了。

  在不经意间,我来到一间僧房的门口。门虚掩着,好奇的心让我想推开它,看看清心的僧人过着怎样一种简单的生活。是否如想象中那样摆放一张木床,木桌上摊开一卷经书,一方木鱼,一盅茶,一盏香油灯?抑或是在墙壁上斜挂一管箫,在窗下横放一把绿绮琴?房内一定整洁素净,还溢满清幽的檀香味。我没敢打扰,寺中有太多的清规戒律,我只是个凡人,更况是个女子。其实,所有人心灵的门扉都是虚掩着的,而推开那重门的人就是有缘人。我相信姻缘宿命,只是我今生的那扇门扉,又将会是谁来轻叩呢?

  湿软的桐叶疏落在石阶上,我有些不忍踩过去。一座高墙便让人远离滔滔的尘寰,这养在深院的雨竟也有着一种隔世的寡静。走进这肃穆庄严的宝殿,谁还会将罪恶与肮脏携带在身上?即使曾经走过迷途,丢失过善良,这儿也不会和你计较,它会给你时间去弥补人生的缺陷。当怒放的佛光洒在身上时,你可以带着一颗轻松的心去飞翔。

  有鸟栖息在大殿的檐角上,以一种安详的姿态眺望远方,见着了山水也就寻到了故乡。有的时候,年轮它不是距离,哪怕在千百年后,某个瞬间的片段也依然会清晰。

  人间富贵花间露,纸上功名水上沤。幽静的山林自然有种忘我的美,可我也只是带着一颗平常的心来的。如果有一天,佛为我启开心门,我想我终会再来,那时我就再也不离开了。

  当我看着僧者诵完经文,沿着长廊缓缓回归自己的厢房时,留下的只是风一样的背影。那一刻,我明白,结局是注定的。

  踏出槛外,雨已停息。寺庙的门口摆着许多卖香烛的小摊,路边还有许多专为人称骨相面的江湖术士。有个留着银须的老者,不停地用手召唤我止步,嘴里嘀咕着我听不清的话语。我没有回头去看那双好似知晓我过去与未来的眼睛,一切自有结果



 

http://www.vdisk.cn/down/index/9956388A2474

文章和配乐下载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