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风雅诵的博客

呱呱视频社区--朗诵艺术-风雅诵(310111)

 
 
 

日志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16期 栏目负责:一川梅  

2012-11-18 19:06:48|  分类: 【风雅同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主题词:美文共赏·风雅同诵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16期 《爱在深秋》《像烟灰一样松散》《大姑娘美,大姑娘浪》 朋友也可以将喜欢的文章推荐给一川梅,让我们快乐诵读,让我们共同解析,将朗诵进行到底!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16期   栏目负责:一川梅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爱在深秋  
  作者:海狼 

   连绵不断的秋雨,一直连绵不断的下在深秋的边缘。屋檐下飞落的雨水,那纷乱的声音,让我感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雨蒙蒙的天际,让我的思绪一直潮湿着,让我的心情一直趟不过远方泥泞的道路。
   我所怀想的爱情,始于江南的那个酒馆,那个叫做阿玛尼的酒馆,在七月的某一个夜晚,充盈了我神圣并且遥远的爱意。我一直渴望着对这种情感作出时间之外的某种阐释,网络之内或者网络之外,我都找不出任何比较满意的答案。因此,我为我的爱情感到精彩,同时也为我自己感到无奈。
     回忆中的江南,在这样的时刻,想必会不会如我现在的居所,到处都会散发着湿漉漉的空气。我一直在想象着,那些阑珊的灯火和夜色中如水的车流,肯定会有我爱的人,骑着一辆朴素的单车正穿过我陌生的街巷之间,夜的江南,雨的都市,弥漫着我的思念,也弥漫着我在淡泊深处的流年。
     酒馆里依旧灯红酒绿,我看见肩披长发的乐人,坐在吧台的一角,怀抱吉他,微垂双目,流动的手指不停地翻转,缓慢幽雅的乐音,汩汩如流并且悄然入梦。流逝的人迹,市井的喧嚣远了,我却依然拥着你持久的热情,沉静于一种不加粉饰的恩德之中。
     离开江南,我一直走在北方的深秋,一边让思绪泡在未冷的香茗里,一边让爱情在我的书房走来走去。那些美好的愿望和憧憬,就存在于那一夜凝视后的感动。灼灼的诉说,为谁?一缕桂花的暗香,竟敌不过我今夜最甜蜜的泪水。
     秋深了,夜凉了。雨水中青草的气息,赠我以爱情,我却无法挽留那江南短暂的时空。现在,我更愿意打开今夜的回忆,如同打开我这颗透明的内心。我知道:所有的爱恋和思念注定会从分别的那一刻起,就一点点地深入我的骨髓,乃至我的灵魂。而我却一直平静地缄默,除了阻止渗透的寒意,更多的就是等你的来临。
     爱在深秋,我的泪眼开始朦胧。
     爱在深秋,我的思念梳理着待展的双翅。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16期   栏目负责:一川梅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像烟灰一样松散  作者:毕淑敏

    近年结识了一位警察朋友,好枪法。不单单在射击场上百发百中,更在解救人质的现场,次次百步穿杨。当然了,这个“杨”不是杨树的杨,而是匪徒的代称。
  
  我向他请教射击的要领。他说,很简单,就是极端的平静。我说这个要领所有打枪的人都知道,可是做不到。他说,记住,你要像烟灰一样松散。只有放松,全部潜在的能量才会释放出来,协同你达到完美。
  
  他的话我似懂非懂,但从此我开始注意以前忽略了的烟灰。烟灰,尤其是那些优质香烟燃烧后的烟灰,非常松散,几乎没有重量和形状,真一个大象无形。它们懒洋洋地趴在那里,好像在冬眠。其实,在烟灰的内部,栖息着高度警觉和机敏的鸟群,任何一阵微风掠过,哪怕只是极轻微的叹息,它们都会不失时机地腾空而起驭风而行。它们的力量来自放松,来自一种飘扬的本能。
  
  松散的反面是紧张。几乎每个人都有过由于紧张而惨败的经历。比如,考试的时候,全身肌肉僵直,心跳得好像无数个小炸弹在身体的深浅部位依次爆破。手指发抖头冒虚汗,原本记得滚瓜烂熟的知识,改头换面潜藏起来,原本泾渭分明的答案变得似是而非,泥鳅一样滑走……面试的时候,要么扭扭捏捏不够大方,无法表现自己的真实实力,要么口若悬河躁动不安,拿捏不准问题的实质,只得用不停的述说掩饰自己的紧张,适得其反……相信每个人都储存了一大堆这类不堪回首的往事。在最危急的时刻能保持极端的放松,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种修养,是一种长期潜移默化修炼提升的结果。我们常说,某人胜就胜在心理上,或是说某人败就败在心理上。这其中的差池不是指在理性上,而是这种心灵张弛的韧性上。
  
  没事的时候看看烟灰吧。他们曾经是火焰,燃烧过,沸腾过,但它们此刻安静了。它们毫不张扬地聚精会神地等待着下一次的乘风而起,携带着全部的能量,抵达阳光能到的任何地方。

 《美文共赏·风雅同诵》第16期   栏目负责:一川梅 - 风雅诵 - 风雅诵的博客


           大姑娘美呀,大姑娘浪

                 作者 蓝诺


   (旁白:“大姑娘美啊那个大姑娘浪,大姑娘走进那青纱帐……你瞅瞅,大姑娘浪不留丢走进青纱帐。哎,你说大姑娘走进青纱帐干蛤涅?看你那傻了吧叽的样儿,这个还用问?找情郎呗。)

    听了一曲东北情歌《大姑娘美大姑娘浪》,整得老鼻子人儿一见面就问:在你们那疙瘩啥叫“浪”啊?这可把俺给问住了,搜肠刮肚地使劲儿想了半晌儿,也没搜吧出那么一个词儿,能够真真地解出这一个“浪”。咋说呢?这浪,好比浪花,能让平静的水面充满了灵气儿,听说过“洪湖水浪打浪”吧,只有那浪打浪,才能让洪湖的水,一波跟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这浪啊,好比女人间的私房话“臭美吧你”,调皮中带着酸,酸上边裹着甜,那甜里边还带着腻。这浪啊,又好比是风中的旗、水中的鱼、十八九的大姑娘撒着欢儿地和她的情哥哥闹离奇……

    歌儿还在浪浪地在唱,眼前是眨么不到边的青纱帐。夏天儿的炎热,让阵阵微风都“起热浪”,长条的叶子,拦不住见面的急切,结穗的棒子,裹不住饱满的热情。这个时候,大姑娘穿着一件大红衫子,扎着一个朝天辫儿,抹着两个红脸蛋儿,扭着小蛮腰,浪不留丢地走进来。哎呀妈呀,你瞅瞅,人家大姑娘那个漂亮,一双大眼珠子,忽闪忽闪地有神又有电,那叫一脸的青春,外加灿烂的阳光,一走一扭一蹦一跳,瞅着都招人稀罕。别说,还带着火辣辣的情,再加上青春的魅力,揉在一起,一个“浪”字全搁里了。

    眼瞅着这么漂亮的大姑娘扭进青纱帐,那叫人喘不过气的热浪,还不整得你晕呼呼地?你看这香风热浪一起,那热情劲就跟火苗子似地,一个劲儿地往上窜。你听,歌中的一句“我东瞅瞅,西望望,为啥不见我的郎?郎啊郎,哪疙瘩藏?找得我是好心慌……”传神地道出了大姑娘的娇嗔、急切的神情。这时候,说啥呀?啥也别说了,你就听吧,那玉米杆喀吧喀吧地响;你就看吧,那青纱帐滚动着一层又一层的浪……

    咋地啊,想说啥呀?这么跟你说吧,情窦未开得的小姑娘啊,不懂得浪;羞涩含蓄的小媳妇啊,没资格浪;唯有那美丽的大姑娘,才有条件,张扬这美、放任这浪。在俺们东北,如果脸盘儿不俊,身条儿不美,即使再张狂也够不上这浪。在俺们这疙瘩,如果说这姑娘浪啊,是在夸她美丽、鲜活、热情、爽朗。这是一种时尚的美、这是一种奔放的浪。

    大姑娘美,所以大姑娘浪,大姑娘浪,更显得大姑娘美。也只有经历了这一番“浪”,一个地道的东北大姑娘,才能完完整整地表达出那份火辣辣的情怀,才算真真正正地实现了这风华正茂的青春!


22:55 2007-10-3

 三篇文章推荐配乐:http://www.vdisk.cn/down/index/11411074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